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广角
河长治水,成就颍上生态之美
浏览次数:336  作者: 徐风光 武万勇  信息来源: 颍州晚报  发布时间:2017-10-16
字体【

 

 

     地处淮河、颍河交汇处的颍上因水得名,但也曾为城乡河沟渠的水系治理而苦恼。
     辖区所有河流设置总河长,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担任总河长;每条沟渠都配河长,县镇村三级河长制改变了“九龙治水”的局面。
     颍上河道治理的生动实践,让河畅、水清、岸绿、景美;河长治水,也成就了皖北水城的生态之美。

     镇长的另一个身份河道上大小事都得过问
     一场秋雨刚过,从颍上县夏桥镇穿境而过的人民河河水显得格外清澈,岸边绿茵点缀,岸上村民正在晾晒稻谷,一派景美物丰的画面。
     夏桥镇镇长杨平也来到了河边,抢收抢种会议刚结束,他就迫不及待地到河边走走看看。
     今年3月份,杨平又多了个身份:辖区11条大小沟渠的总河长,而镇里的党委委员、副镇长,村里的两委成员也都分别担任了所包点区域沟河渠塘段的河长。
     尽管很难精确说出“河长”的具体含义,但从被任命为河长的第一天,杨平他们就感觉到肩上的担子更重了。
     “早些年,潜意识里总认为,河道的治理和水质的改善是水务、环保部门的事情,乡镇党委政府配合就行了。”杨平说,被任命为河长以来,这种想法正在被改变:辖区河道的大事小情都得河长过问。
     由于缺乏有效监管,一段时间以来,农村骑河建房、排污排废直接入河等现象时有发生。在此之前,镇村承担了协助相关部门开展工作的角色,缺乏执法权限的镇党委政府介入,也很难让村民信服。而辖区河道的“总河长”身份,牵头各相关单位开展工作也师出有名,效果也更明显。
     在夏桥镇三村学校附近的排涝沟上,三户人家的房子已存在了十多年,多次拆迁都没能成功。搭乘这次河道治理和河长制全面实施的契机,夏桥镇决定拆除这块“顽疾”。经过前期充分的取证、宣讲相关政策等准备,不到一个星期,三户人家都拆除了各自的房屋,十几年的骑河建房问题解决了。
     不仅如此,河道治理、水资源保护也更得心应手。借助水利项目,而今,夏桥镇境内的主要河流都得到了有效疏浚,河边环境卫生和违规行为得到了治理,境内河道面貌焕然一新。
     “之前,河两边杂草丛生,秸秆、垃圾等到处都是,一到秋夏,蚊蝇乱飞。”家住人民河南岸的汪文刚介绍,经过治理后,岸青水绿,俨然换了一条河。看到河水变清了,扔垃圾里的村民也越来越少。平日里,会有专门的护河队员来清理水草、飘落的垃圾等,这里成了流域村民休闲好去处。

     一河一策三级各配置总河长、河长
     不止是夏桥镇,人民河流经的慎城、江店孜等其他乡镇政府的主要负责人,也都担任了各自河段的河长。
     目前,颍上县列入县级“河(湖)长制”管理的5条河流、列入县级管理2个湖泊,列入乡镇河长、河段长管理的56条沟河和列入村级河长管理的421条沟河都有了河长。
     全县已明确总河长377人、河长1393人。其中县级总河长2人、河长7人,乡镇总河长47人、河长279人,村级总河长328人、河长1107人,结合水利工程管护落实公益性河湖管护人员679人。
     这些自上而下、大大小小的河长实现了对区域河流的“无缝覆盖”。
     根据制度设计,全县县镇村三级都设置了河长办公室。设立总河长,由县委书记、县长担任;由常务副县长担任副总河长,淮河、颍河、西淝河、济河、润河颍上段及八里河、焦岗湖水功能区设立县级河长,由县级负责同志担任,县直相关部门协助河长开展有关工作;同时,各乡镇及行政村区域内的河湖沟分段设立河长,由乡镇及行政村党政负责同志担任,并分级建立河长会议制度。
     “颍上河长制核心是党政首长负责制,破除体制顽疾,改变‘环保不下河,水利不上岸’的尴尬。”颍上县河长办主任、水务局局长何毅认为。
     纵向上,省级主要领导、市委书记市长、县委书记县长、镇委书记镇长、村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各级“河长”形成治水“首长责任链”;横向上,发展改革、财税、水利、国土、农业、交通、环保、经贸、住建、工商、公安乃至监察组织人事部门各有分工、各具使命。限制向河湖排污、防治水体污染,严禁侵占河岸、乱采乱挖,河长制不仅负责河流“水质达标”,更是管好整个河流水资源、水环境、水生态的关键。
     “其实,河长的任务很重。”何毅介绍,身为河长,要摸底辖区河沟渠湖的情况,结合各自情况推行“一河一策”。当前,颍上所有主要河流的一河一策举措都已集中上报到河长办,河长制下的河道治理和管护正在有效推进。

     破解九龙治水之殇治水成效纳入综合绩效考评
     颍上“河长制”实践的另一个独特之处,就是上下游、左右岸“共治”。
     “治水是一项系统工程,涉及多个部门,部门之间相互推诿必然又阻碍着治水工作的进展。”何毅表示,各级河长在各地都有着协调调度权限,只要是涉河问题,他们都可以介入处理,这为河道管理探索了一种新的模式。
     颍上明确,各级河长要切实担负起领导、组织本行政区域河湖管理保护工作责任,加大协调督查力度,对负责河段进行全面巡视检查,切实解决河湖管理保护的重大问题。对跨行政区域的河湖,要积极协调上下游、左右岸联防联控。
     为推动各级河长主动去管,颍上县成立专门的考核办公室,根据不同河湖存在的主要问题,实行差异化绩效评价考核,将领导干部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结果及整改情况作为考核的重要参考。县级河长负责组织对相应河湖下一级河长进行考核,考核结果作为党政领导干部综合考核评价的重要依据。实行生态环境损害责任终身追究制,对造成生态环境损害的,严格按照有关规定追究责任。
     “这意味着河长成为辖区河道治理的总责任人,必须承担起涉河的一切责任,如果出现问题将被记录档案,影响今后发展。”何毅表示,层层压实党委政府的河道管理责任,让地方党委政府从之前的配合相关部门开展工作转变为工作开展的主体。
     “由于河长固定对应具体的领导岗位,即使产生人事变动也不会影响河长职责的履行。因为有责任、有考核,河长虽然只是个虚衔,但要做的却都是实实在在的事情。”颍上县政府负责同志表示,这种机制,最大程度整合了各级党委、政府的力量,弥补了早先“多头管水”“出了问题谁也不愿管”的弊端,使治水网络密而不漏,任何一个环节上都有部门、有专人负责。而“系在一根绳上”的治水生态链,极大提高了水环境治理的行政效能。
     根据规划,河长制在颍上全面推行三年之后的2020年,颍上将实现:水资源得到有效保护,水环境质量不断改善,水生态持续向好,水事违法行为得到有效遏制;全县用水总量有效控制,水功能区水质达标率84%以上,城市建成区黑臭水体控制在10%以内。
     颍上主政者希望,通过河长制的独特探索,实现河湖范围内污水无直排、河流无障碍、堤岸无损毁、河底无淤泥、河面无杂物、河内无违建的目标,逐步实现“河畅、水清、岸绿”的河湖管理保护目标,能让皖北水乡的名片更亮丽。